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1949年一军统少将来到中南海:你一个人顶三个师

发布日期:2021-08-11 14:2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1949年,一军统少将来到中南海,:你一个人顶三个师

  1949年4月的一天,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了中南海,几名警卫人员立马走了上去,车上下来一位穿着军装的军统少将,全国马上就要解放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有少将来中南海?

  这名少将一下车就跟着警卫人员,面见了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童小鹏,童小鹏见到这位军统少将后情绪十分激动,短暂的寒暄(xuān)后,军统少将站直了身体,将一本线装书交到了童小鹏手里。

  随后,这名少将走进了房间里,再出来的时候,已经脱下了那身军装,穿上了整洁的解放军军服,这名军统少将不是别人,他就是中共特工李时雨!

  李时雨在敌人心脏潜伏了整整18年,一路干到了军统少将,戴笠至死不知道他的员身份。

  在敌营忍辱负重18年,如今终于穿上了解放军的军装,公开了自己员的身份,李时雨心情无比激动,当场题诗一首:

  4月29日,接见了李时雨,一见面,就激动地握住了李时雨的手,感慨万分地说道:“你一个人顶三个师,在敌人心脏整整战斗了18年,今日得以凯旋,我看是个奇迹!”

  没想到李时雨竟能得到同志的如此夸奖,这一句“一个人顶三个师”分量相当不轻啊,足以证明李时雨本人的能力,以及中央对他的欣赏。

  能够在敌人阵营里潜伏18年,还进入了诸多政府部门中潜伏难度最大的军统,实在是令人敬佩!

  军统对于工作人员的审查极其严格,不仅要调查家世,还要调查私人生活情况和过去从事过的工作,这些都很难造假,再加上堪比“人精”的军统头子戴笠,要想进入军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时雨不仅进入了军统,还取得了汪伪集团的器重、戴笠的信任,李时雨此人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1908年,李时雨出生于黑龙江巴彦,父亲给他起名李亭芳,李时雨一直觉得这名字太秀气,在看了《水浒传》以后,李时雨非常喜欢宋江的足智多谋,于是就给自己改名为李时雨(宋江绰号“及时雨”)。

  李时雨自幼聪慧好学,8岁进入私塾学习,后来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天津南开中学,随后又进入了国立北京政法大学学习深造。

  在校学习期间,李时雨接触到了新文化、新思想,并且秘密加入中国,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无产阶级战士。

  1934年,李时雨从政法大学毕业,以他的学历来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不论走到哪都是受人欢迎的青年才俊,不论从事什么行业都可以闯出一番事业。所以,组织开始犹豫,到底将李时雨这样的人才放在什么岗位才最适合他呢?

  就在这个时候,李时雨的同窗好友张学孟帮助他进入了西安“剿总”担任第四处中尉参谋。张学孟是张学良公馆警卫室主任,一开始李时雨跟着他在警卫室担任办事员,后因工作表现出色才被调入西安“剿总”。李时雨的主要任务就是在东北军中传播革命思想,宣传“打回老家、收复东北”的抗日思想,必要时能够策动东北军成为我党的武装力量。

  “西安事变”后,李时雨被调往华北局社会部,在天津从事情报工作,受何松亭直接领导和单线联系。

  李时雨不仅学历高,情商也很高,他喜欢《水浒传》中的宋江,他不仅希望自己可以像宋江一样足智多谋,更希望自己可以广交天下英雄,成为像宋江那样一呼百应的交际型人才,拥有这种性格的李时雨非常适合从事地下情报工作。

  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时期,我党一直都非常缺乏电台通讯设备。在当时电台属于重要的军事物资,严禁私运,党组织就只能从英法租界外国人开设的电料行里购买零件,运送出来自己组装。

  当时李时雨正好住在英租界,出入比较便利,组织便将运送电台的任务交给了李时雨,还将两箱机件运送到了李时雨家中。租界唯一的出口“法国桥”,常年有几个日军检查站的警宪把守,检查非常严格,不论是过往的行人还是车辆都要翻个底朝天,这也为李时雨执行任务加大了难度。

  李时雨决定来一出“暗度陈仓”,他先是来到了伪法院,借来一辆小汽车,又将箱子藏进了后备厢,然后开着车路过检查口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一张日本特务机关给他的通行证伸出窗外,日本警宪一看是自己人,便没有阻拦。

  后来在转运第3个箱子的时候,李时雨不能故技重施了,他雇来一辆人力三轮车,在路过“法国桥”的时候,故作轻松地拎(līn)着手里的箱子,雷锋高手坛论坛,一手拿着通行证,跟随着人流淡定前行。

  在通行证和文件箱的双重保险下,李时雨顺利通过了“法国桥”,坐上了人力车,才松了一口气。他手里的文件箱装满了电台机件,十分沉重,李时雨用尽了全身力气才伪装出了轻松的模样,躲过了日本警宪的搜查。

  李时雨顺利完成了自潜伏以来的第一个任务,很快,第二个任务就下来了,那就是营救地下党冯骥,这个任务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在特工之中,大家公认的难度最大的任务就是营救同志,一个不小心,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搭进去,甚至暴露整个地下机构,可以说是危机重重。

  在当时的日伪统治区,别说是员了,只要和有一点点关联,那就是死刑,冯骥同志是在天津沦陷的时候被捕的,营救难度很大。

  虽然难度大,但李时雨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审时度势,认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自己要想办法在不惊动反动政府的情况下,既能营救冯骥,也能保证自己不暴露。李时雨左思右想,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妙计!

  英俊端正的李时雨摇身一变成为了日伪天津高级法院检察官,在那个年代,一个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青年检察官,整日出入于上流社会,与社会权贵往来,觥筹交错间皆是人情世故,这样的人,怎么都想不到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员。

  李时雨巧妙地利用起自己检察官的身份,调阅了冯骥的卷宗,并且销毁了其中的重要材料,书记官发现了冯骥卷宗丢失后心急如焚,赶紧向李时雨汇报。李时雨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怒斥书记官,然后又故意用言语暗示书记官,卷宗有没有可能是在日军轰炸的时候被炸毁了呢?

  书记官一听这话,转念一想,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啊!日本占领天津的时候,法院就遭到了日军轰炸机轰炸,确实烧掉了一部分档案,担心被追责的书记官连忙应允,顺着李时雨说档案被烧毁了。

  李时雨随即以检查监所的名义在看守所与冯骥单独面谈,他悄悄嘱咐冯骥千万不要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一口咬定自己是因为打架入狱的,事后他又找到两名担任推事的同学,暗示冯骥是自己的亲戚,希望他们可以“把握一下”。

  很快,冯骥一案开庭了,书记官对庭长说冯骥的卷宗被炸毁了,没有物证,再加上提前给推事打过了招呼,冯骥很快就被无罪释放。不得不承认,李时雨这一次的营救任务实在是太成功了,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冯骥营救了出来,其智谋让人敬佩。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卖国贼”汪精卫策划建立了汪伪国民政府,为了网罗人才,他声称自己的政府是正统政府,筹备召开了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大家都心知肚明汪精卫想干什么,所以几乎没几个人愿意来,汪精卫只能东拉西拽地四处找会议代表。

  当时汪精卫麾下改组派分子朱晶华就在天津帮助汪伪集团拉拢人才,他一眼就相中了年少有为的李时雨,有意无意地和李时雨亲近,李时雨为了得到汪伪集团的情报,自然是来者不拒,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友。

  朱晶华和李时雨都是东北人,这种异地遇老乡的情结让朱晶华对李时雨多了一层信赖,便不断地劝说李时雨加入自己,还主动提出帮助李时雨伪造党员身份参加伪“六大”。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朱晶华对李时雨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政府打入汪伪政府的卧底,希望李时雨能和自己一起干。

  但为了谨慎起见,李时雨一开始并没有同意,而是在取得了组织的允许后,李时雨才同意了朱晶华的请求,随后假扮成北方代表团代表参加了伪“六大”,搜集到了一系列至关重要的情报。

  伪“六大”结束后,李时雨迅速将自己搜集的所有情报向党组织汇报,党中央因此得到了汪伪政府投敌卖国的第一手情报,当时很多人还被汪精卫蒙在鼓里,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日本人的走狗。

  汪伪政府成立后,李时雨很快就进入了汪伪集团高层,得到了汪精卫和陈公博的器重。

  陈公博一开始他其实有点怀疑李时雨,毕竟李时雨一路走来有些过于顺利,但是一番调查后,李时雨凭借过硬的专业素质、成熟稳重的性格和高情商的交际话术,让陈公博慢慢放下了戒备心,如此的青年才俊,谁人不爱慕呢?

  1940年,陈公博出任了汪伪政府上海市市长,他将李时雨当作重点亲信来培养,很快,李时雨成为了汪伪集团内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他的身边聚集了一大批汪伪集团核心成员。陈公博作为汪伪集团的二号人物,几乎知道所有的核心机密,李时雨便长期周旋在陈公博身边,巧妙利用各种机会,获取了大批汪伪集团的重要情报,这些情报对于我党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后来,李时雨取得了陈公博秘书莫国康的信任,莫国康将陈公博每天查看的文件和报纸都交给李时雨一份,这也为李时雨开辟了一条新的情报获取方式。

  1941年,陈公博想要为汪伪政府多笼络一些知识分子,李时雨和孟述先当即开始策划《先导》,他们准备利用报刊来吸引一批文人墨客加入,陈公博为了支持李时雨开展工作,特批了一大笔经费供李时雨使用。

  《先导》杂志社成立后,李时雨悄悄地安插了大批员进入《先导》。杂志社的后台是陈公博,社长李时雨也是保安司令部的人,所以几乎没有人怀疑过《先导》会和有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先导》成为了我党地下工作者搜集、处理和传播情报的安全据点。

  1945年日本投降后,进入了解放战争时期,李时雨的人生来到了一个新的岔路口,组织上有些犹豫,到底是让李时雨继续在上海潜伏还是回解放区工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绝妙的好机会上门了,军统上海沪(hù)郊指挥站负责人余祥琴主动找到了李时雨,希望李时雨能够和自己一起干,军统是敌人的情报枢纽系统,如果李时雨能进入军统,对于我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帮助!

  李时雨其实有些迷惑,为什么这个余祥琴会偏偏找上了自己?余祥琴解释道,抗战胜利后,军统拉拢了很多汪伪集团出色的人才,他自己也不例外,他希望李时雨可以加入自己,最好再找来一些伪军警壮大他的势力。

  李时雨当即明白了余祥琴的意思,谨慎起见,他没有当面同意余祥琴的邀请,在得到组织的同意后,李时雨决定趁势打入军统内部。在余祥琴第二次登门拜访的时候,李时雨点点头同意了,余祥琴欣喜若狂,很快,李时雨就被任命为军统上海区第二组组长,开始了在军统的潜伏生涯。

  李时雨加入军统后,军统高层陆续来到了上海,他们专门举办了一场“上海办事处纪念周会”,李时雨作为曾经的汪伪政府的名人,自然也参加了本次宴会。

  宴会上进行到一半时,军统负责人戴笠上台演讲,他突然提到了李时雨的名字,李时雨看了看众人的反应,便站了出来,戴笠是军统中相当厉害的角色,必须小心应对。

  李时雨面带笑容地看着戴笠,戴笠找来了一大堆好话夸奖他,说他很能干,打入汪伪政府多年,工作能力非常出色。

  戴笠看着李时雨,满意地点点头,在场的众多军统官员此前并不知道李时雨的底细,但是李时雨突然被戴笠点名,大家都以为李时雨是戴笠的嫡系,纷纷对李时雨另眼相看,李时雨也在戴笠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不知道戴笠为什么突然提到李时雨,但此举确实为李时雨后续开展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完全进驻上海之前,上海基本上都是掌控在军统手中,李时雨利用职权之便获取了大量的军统情报,多次帮助我党同志化险为夷。

  有一次,军统一特务向军统内部报告中共地下党在上海路一小巷子召开秘密会议,申请立即抓捕。

  李时雨截获了这条消息,立即装模作样地布置行动,他集结起大批特务人员召开会议,同时又给我党地下组织透露消息,要他们取消本次会议。

  等到晚上10点钟,李时雨带着人马赶去52号屋内的时候,根本不见一个人影。

  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军统内部也很好奇,为什么每次行动都能应付自如?这一看就是军统内部出了“内鬼”,蒋介石为此骂过戴笠好几次。

  戴笠为此也感到非常愤怒,下令严查,一定要将“奸细”揪出来,一时间军统内部鸡飞狗跳,李时雨也不例外,遭到了军统的调查。

  但是李时雨的履历滴水不漏,明面上没有任何与有关的联系,所以很快就消除了嫌疑,但是李时雨的妻子孙静云和弟弟李春方曾被怀疑过是,因此被列入了军统的怀疑名单中。

  树大招风,李时雨在军统内部发展得很快,招来了很多人的嫉妒,大特务沈维汗抓住这个机会,想要扳倒李时雨,他偷偷给戴笠写信,请求戴笠批准逮捕李时雨。

  但是戴笠对李时雨的印象一直很不错,他也知道李时雨这些年来做了不少的实事。所以他犹豫了,在这种没有事实证据的情况下,他不确定是否要逮捕李时雨。

  戴笠犹豫再三,还是拿不定主意,他找到了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督察长李国章,询问李国章的意见,戴笠一定没想到,其实李国章也是员,他没有从李国章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反而还被李国章一番夸赞李时雨的话弄得更加犹豫。

  1946年,戴笠遇难后,军统内部发生了巨大变动,李时雨一直是余祥琴一派,但是大特务沈维汉和余祥琴一直不对付,戴笠死后,沈维汉开始疯狂针对余祥琴和李时雨。

  失去了戴笠约束的沈维汉,以李时雨家属的问题为借口对李时雨展开秘密抓捕,这一情报被我党地下工作人员提前得知,当即通知李时雨,离开上海,前往东北展开工作。

  李时雨收到命令后,马不停蹄地赶往南京,找到了自己的曾经的老师王抚洲,请求对方为自己安排一份在东北的工作。很快,李时雨的委任状、护照都准备好了,只需要赶回上海前往东北赴任。

  就在这个时候,沈维汉提前行动,于9月18日对飞往北京的李时雨展开了抓捕,李时雨发现事情露馅后,当即将自己的汽车送给司机,安排他在自己家门口埋伏两三天,只要有人来找自己,就提醒对方自己已经被捕,不要靠近。

  有了李时雨的前车之鉴,在他被捕后,我党地下工作者无一人受到牵连,其深谋远虑和才智实在是令人惊叹!

  被敌人关押在看守所的李时雨咬紧了牙关,不论敌人逼问什么,如何用刑,都没有透露半分信息,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员,同时,我党上海的其余地下工作者也在四处奔波,www.0000lh.cc,寻找营救李时雨的办法。

  最终,敌人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李时雨本应无罪释放,结果沈维汉等人从中作梗,硬是判了李时雨7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期间,党组织和同志们多次组织救援行动,均未成功,狱中的李时雨在得知党组织为了自己仍旧在不懈努力而备受鼓舞,他坚定革命信念,坚信人民必胜,最终于1949年2月,李时雨被释放出狱。

  出狱的第一时间,李时雨就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份早已和其他同志约定好的“寻人启事”,成功寻找到了党组织!

  重获自由的李时雨并没有回到解放区,而是选择继续留在上海,为策应解放上海做准备。李时雨四处奔走,积极宣传我党保护工商业的政策,策反军政警人员投诚,积极宣传我党政策,等待着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的那一天!

  1949年4月,在敌人心脏潜伏了18年,一路干到了军统少将,戴笠至死都不知道他员身份的李时雨回到了解放区,回到了党的怀抱,他的心情激动不已。

  18年的忍辱负重,只为了今夕的大胜利,好在没有辜负李时雨的付出,革命终于迎来了胜利的那一天!

  这是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的一段碑文,这句话指出了隐蔽战线上无名英雄为党和人民所作出的贡献。

  在那个没有硝烟、不见炮火的黑暗战线上,无数像李时雨一样的无名英雄卧薪尝胆、默默无闻地为党、为人民付出一切,中国革命的胜利,离不开革命先烈的英勇牺牲,更离不开无名英雄们的无私奉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